大货车高速起火车厢91头猪被"烤熟" 只有一头幸存
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疫情统计,截至北京时间4月5日下午15时左右,英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42479例,累计死亡病例4320例。

他研究的疫情模型显示,一旦解除封闭措施,民众重返工作岗位以及学生们重返校园后,疫情将不可避免地再次达到顶峰。因此不可能在恢复正常生活的同时还能做到控制疫情,英国需在如何应对疫情和经济影响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。

文章称,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“战时总统”时,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: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事情本不应该这样,尽管没有很好准备,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。这次失败与“9·11”事件有些类似:警告响起,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,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。

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,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: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、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。“随着新冠病毒肆虐,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”,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,《华盛顿邮报》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、卫生专家、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。

曾经历“9·11”袭击、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,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,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,但却遇到了麻烦,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,资金也没到位。

据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(The Sunday Times)4月4日报道,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·梅德利(Graham Medley)表示,英国政府需要重新考虑群体免疫,让一些人在生命危险最低的情况下感染新冠病毒,而不是无限期地采取严密的封闭措施。

当地时间4月5日晚,阿根廷卫生部公布,新增10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全国累计1554例。当天还新增2例死亡病例,累计死亡46例。

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,但直到1月17日,才开始在洛杉矶、旧金山、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。

3月末,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——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,即使如此,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。模型测算显示,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。